严介和

严介和

“干,亏5万不如亏8万,要亏就亏到位!” 被哈佛商学院选为经典案例,并被李嘉诚写进《我一生的理念》一书。
1960年生于江苏淮安。曾从教从政十年,官商领袖十年,私营老板十年,历任国有、外资、集体、民营、上市公司“掌门”。
太平洋建设创始人,五味书院院长
2005年严介和入选“胡润百富榜”第二,2014年严介和、严昊父子入选“胡润百富榜”第七。

方洪波:中国难得的CEO

外界对他的报道不多,的确和张瑞敏董明珠相比面目较为模糊,可是我能从他做过的事情中体察这位企业家的卓越执行力。企业的成长要嘛靠创新,要吗靠经营。前者不行,就难以开拓新市场,还极可能受到别人创新的攻击;后者不行就更麻烦了,就算依靠大的创新企业有一时的鼎盛和辉煌,最终也逃不脱慢慢没落,市场被蚕食的命运,如方便面大王xxxx。经营说到底就是减除多余,限制浪费,提高效率(productivity)。巴菲特有很多关于productivity的论述。什么时候可以做个综述。

方洪波几乎是站在孤独一隅挺过了最艰难的时刻。自省是他修炼的方式。方洪波说,“闭门即是深山,读书随处净土”。那时,他选择跟自己对话。他常常问自己一连串的问题——你是谁?你是否忘记初心?是否背弃梦想?是否仍然能够以示弱的状态学习和包容一切?他说,“回答完这些问题,便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阻拦你”。方洪波回忆道,“我当年考上大学,扁担挑着被子和书本离开村口的时候,那么多村民赶来送我。我想那一刻我的心是纯净的,可以接纳全世界。”这是方洪波的初心。

方洪波还试图对美的进行组织和文化的再造。他切掉了总部与一线之间冗繁的层级,将总部下沉,形成一个高度扁平的管理体系,并对人员结构做了大幅调整。方洪波拒绝一切虚无缥渺、形式化,而是从每个细节的改变做起。在美的集团大楼,高管们曾经拥有一部专用电梯,普通员工不能进入和搭乘。方洪波在掌权之后取消了这项特权。有意思的是,起初虽然专用电梯不复存在,但是高管的秘书们总会提前按停电梯,双手扶门等待老板到来。方洪波发现后给予严厉的斥责,并直接规定公司副总裁以下不得配备秘书(此前在该公司,总监即可配备秘书);他还将集团原来300多间高管独立办公室削减至不足30间,高管们的“小食堂”也被一并取消。他说:“改掉一万个细节,整个组织的文化或许才能改善。”

方洪波一直以身践行。他与普通员工吃同样的工作餐,挤同一部电梯;去世界任何地方出差,都是只身一人,自己购买机票、预定酒店。他试图在公司内部建立一个自我批评的氛围。在最近的一次以居安思危为主题的高管会议上,方洪波要求每个人谈美的当下的危机,并要具体到某一件事情、某一个人。在今年的年会会场,方洪波授意设置了一块屏幕用来公开收集所有员工的批评。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手机以匿名的方式表明自己的意见,并实时显示在那里。让他极为触动的一条留言是,“我是美的人,但我不用美的的产品”。方洪波清楚,虽然如今美的已经是全球家电业最具竞争力的公司之一,并在财务数据上超越了国内的两大竞争对手,处于领跑地位。但他的变革尚未成功,并开始触及深水区。不过正是这些来自于各方的逆耳忠言让他不断地反思自己是谁,是否仍旧坚持初心并能包容一切?

方洪波一直是个狠角色。事实上,他自从进入公司的管理层开始,便以不留情面而著称。1997年,犹太人乔治·索罗斯买空东南亚货币引发亚洲金融危机。中国的经济出现波动,但美的的销售端应对迟缓,导致公司陷入了库存积压的困境。方洪波临危受命,成为当时美的下属营销公司的总经理。他上任伊始,就将30多位大区营销经理扫地出门,包括董事会成员的亲属。与此同时,方洪波大量招募中国最优秀的渠道商。因为他发现,此前美的驻在各个区域市场的销售经理95%是顺德本地人。他认为对于中国如此辽阔的市场,这显然难以因地制宜。

50岁的方洪波身高一米八,身材保持得很好。这与其时常运动有关。他热爱高山滑雪,并称这有助于炼就自己在高速疾行中保持冷静。当然,他也会受何享健之邀,每月打一两场高尔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