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的滑铁卢,看似不相关的商业模式兴替

2011~2013年,中国方便面年销量从424.7亿包增长至462.2亿包。趋势却在2013年之后出现了转折。2013~2016年,中国方便面年销量从462.2亿包跌至385.2亿包,跌幅高达16.66%。

2006~2013年,康师傅方便面板块营收从10.52亿美元增长至43.32亿美元。2013年~2016年,该板块营收又下滑至32.39亿美元。

方便面销量下滑的背后是人们消费结构的转变。“与最初’吃饱’的观念相比较,当前,消费者需要的是健康营养的膳食。”

只有当方便面方便、快捷、廉价等诸多核心优势被另一种商业模式取代时,其市场地位才会遭到显性冲击。

这“另一种商业模式”,就是恰好在2013年前后迅速崛起的外卖行业。

网络订餐规模6年涨8倍

2012年以来,网络订餐市场规模增长迅速,平均增速50%左右。其中,这与国内方便面行业2013年出现的由盛及衰的世纪拐点形成鲜明对照。

2015年以来,在线餐饮市场规模增速有所放缓,但规模已经破千亿,达到1250.3亿元。2016年市场规模为1662.4亿元,仍然较上一年增长达33%。

韩国外卖太贵,难以撼动方便面

世界方便面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世界人均方便面消费量为13.3份,韩国人均消费量为76.1份,排名第一,而中国人均方便面销量未能进入前三甲。

近5年来,韩国方便面总需求呈现稳步提升的状态。

2012~2016年,韩国方便面总需求从35.2亿包提升至38.3亿包。从需求量来看,除了2014年略有下降以外,其余年份均呈现上升态势。

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韩国最大的O2O网络订餐平台BDMJ(国民外卖)成交总额为16.1亿美元,占全球外卖行业总成交额的2%。

同年,中国三大主流网络订餐平台成交总额达到173亿美元,占全球总成交额的22.1%。其中,美团外卖平台年度成交额为85.4亿美元;饿了么为62.6亿美元;百度外卖为25亿美元。

11月14日,其旗下的子公司日清食品已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

现在港股已有两只“方便面股”,分别是康师傅和统一(00220),股价走得均十分坎坷,连港股牛市也无法助其回归历史高点。

股价往往反映着业绩,康师傅和统一的业绩已连续4年下滑,但日清的营收却稳步增长。据日清公布的上半年业绩数据来看,尽管在内地的收入减少3.6%,但剔除了汇兑损失则为增长1%,看起来虽少,却也好过业绩下滑。

今年前三季度,康师傅总营收为488.95亿,同比上涨5.91%;净利润为19.38亿,同比上涨37.91%。其容器面和高价袋面的销售额分别同比上涨3.98%和11.15%,可见,高端产品是康师傅业绩增长的主要动力。

 

 

W. Edwards Deming

(1900-1993)

Apply statistics to manufacturing.

Only after Japanese manufacturing skill became apparent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in the 1980s) did Deming gain fame in his home country.

“Factory safety leads to efficiency.”

In 1982, Deming’s book Quality, Productivity, and Competitive Position was published by the MIT Center for Advanced Engineering, and was renamed Out of the Crisis in 1986. In it, he offers a theory of management based on his famous 14 Points for Management. Management’s failure to plan for the future brings about loss of market, which brings about loss of jobs. Management must be judged not only by the quarterly dividend, but also by innovative plans to stay in business, protect investment, ensure future dividends, and provide more jobs through improved products and services. “Long-term commitment to new learning and new philosophy is required of any management that seeks transformation. The timid and the fainthearted, and the people that expect quick results, are doomed to disappointment.”

In 1990, Marshall Industries (NYSE:MI, 1984–1999) CEO Robert Rodin trained with the then 90-year-old Deming and his colleague Nida Backaitis. Marshall Industries’ dramatic transformation and growth from $400 million to $1.8 billion in sales was chronicled in Deming’s last book The New Economics, a Harvard Case Study, and Rodin’s book, Free, Perfect and Now.

In 1993, Deming published his final book, The New Economics for Industry, Government, Education, which included the System of Profound Knowledge and the 14 Points for Management. It also contained educational concepts involving group-based teaching without grades, as well as management without individual merit or performance reviews.

The philosophy of W. Edwards Deming has been summarized as follows:

Dr. W. Edwards Deming taught that by adopting appropriate principles of management, organizations can increase quality and simultaneously reduce costs (by reducing waste, rework, staff attrition and litigation while increasing customer loyalty). The key is to practice continual improvement and think of manufacturing as a system, not as bits and pieces.”[27]

In the 1970s, Deming’s philosophy was summarized by some of his Japanese proponents[citation needed] with the following “a”-versus-“b” comparison:

(a) When people and organizations focus primarily on quality, defined by the following ratio,
{\displaystyle {\text{Quality}}={\frac {\text{Results of work efforts}}{\text{Total costs}}}}
quality tends to increase and costs fall over time.
(b) However, when people and organizations focus primarily on costs, costs tend to rise and quality declines over time.

The Deming System of Profound Knowledge[edit]

“The prevailing style of management must undergo transformation. A system cannot understand itself. The transformation requires a view from outside. The aim of this chapter is to provide an outside view—a lens—that I call a system of profound knowledge. It provides a map of theory by which to understand the organizations that we work in.

“The first step is transformation of the individual. This transformation is discontinuous. It comes from understanding of the system of profound knowledge. The individual, transformed, will perceive new meaning to his life, to events, to numbers, to interactions between people.

“Once the individual understands the system of profound knowledge, he will apply its principles in every kind of relationship with other people. He will have a basis for judgment of his own decisions and for transformation of the organizations that he belongs to. ”

Deming advocated that all managers need to have what he called a System of Profound Knowledge, consisting of four parts:

  1. Appreciation of a system: understanding the overall processes involving suppliers, producers, and customers (or recipients) of goods and services (explained below);
  2. Knowledge of variation: the range and causes of variation in quality, and use of statistical sampling in measurements;
  3. Theory of knowledge: the concepts explaining knowledge and the limits of what can be known.
  4. Knowledge of psychology: concepts of human nature.

He explained, “One need not be eminent in any part nor in all four parts in order to understand it and to apply it. The 14 points for management in industry, education, and government follow naturally as application of this outside knowledge, for transformation from the present style of Western management to one of optimization.”

“The various segments of the system of profound knowledge proposed here cannot be separated. They interact with each other. Thus, knowledge of psychology is incomplete without knowledge of variation.

“A manager of people needs to understand that all people are different. This is not ranking people. He needs to understand that the performance of anyone is governed largely by the system that he works in, the responsibility of management. A psychologist that possesses even a crude understanding of variation as will be learned in the experiment with the Red Beads (Ch. 7) could no longer participate in refinement of a plan for ranking people.”[28]

The Appreciation of a system involves understanding how interactions (i.e., feedback) between the elements of a system can result in internal restrictions that force the system to behave as a single organism that automatically seeks a steady state. It is this steady state that determines the output of the system rather than the individual elements. Thus it is the structure of the organization rather than the employees, alone, which holds the key to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output.

The Knowledge of variation involves understanding that everything measured consists of both “normal” variation due to the flexibility of the system and of “special causes” that create defects. Quality involves recognizing the difference to eliminate “special causes” while controlling normal variation. Deming taught that making changes in response to “normal” variation would only make the system perform worse. Understanding variation includes the mathematical certainty that variation will normally occur within six standard deviations of the mean.

The System of Profound Knowledge is the basis for application of Deming’s famous 14 Points for Management, described below.

Key principles[edit]

Deming offered 14 key principles to managers for transforming business effectiveness. The points were first presented in his book Out of the Crisis. (p. 23–24)[29] Although Deming does not use the term in his book, it is credited with launching the Total Quality Management movement.[30]

  1. Create constancy of purpose toward improvement of product and service, with the aim to become competitive, to stay in business and to provide jobs.
  2. Adopt the new philosophy. We are in a new economic age. Western management must awaken to the challenge, must learn their responsibilities, and take on leadership for change.
  3. Cease dependence on inspection to achieve quality. Eliminate the need for massive inspection by building quality into the product in the first place.
  4. End the practice of awarding business on the basis of a price tag. Instead, minimize total cost. Move towards a single supplier for any one item, on a long-term relationship of loyalty and trust.
  5. Improve constantly and forever the system of production and service, to improve quality and productivity, and thus constantly decrease costs.
  6. Institute training on the job.
  7. Institute leadership (see Point 12 and Ch. 8 of Out of the Crisis). The aim of supervision should be to help people and machines and gadgets do a better job. Supervision of management is in need of overhaul, as well as supervision of production workers.
  8. Drive out fear, so that everyone may work effectively for the company. (See Ch. 3 of Out of the Crisis)
  9. Break down barriers between departments. People in research, design, sales, and production must work as a team, to foresee problems of production and usage that may be encountered with the product or service.
  10. Eliminate slogans, exhortations, and targets for the work force asking for zero defects and new levels of productivity. Such exhortations only create adversarial relationships, as the bulk of the causes of low quality and low productivity belong to the system and thus lie beyond the power of the work force.
    1. Eliminate work standards (quotas) on the factory floor. Substitute with leadership.
    2. Eliminate management by objective. Eliminate management by numbers and numerical goals. Instead substitute with leadership.
  11. Remove barriers that rob the hourly worker of his right to pride of workmanship. The responsibility of supervisors must be changed from sheer numbers to quality.
  12. Remove barriers that rob people in management and in engineering of their right to pride of workmanship. This means, inter alia, abolishment of the annual or merit rating and of management by objectives (See Ch. 3 of Out of the Crisis).
  13. Institute a vigorous program of education and self-improvement.
  14. Put everybody in the company to work to accomplish the transformation. The transformation is everybody’s job.

“Massive training is required to instill the courage to break with tradition. Every activity and every job is a part of the process.”[31]

PDCA myth[edit]

It is a common myth to credit Plan-Do-Check-Act (PDCA) to Deming. Deming referred to the PDCA cycle as a “corruption.”[32] Deming worked from the Shewhart cycle and over time eventually developed the Plan-Do-Study-Act (PDSA) cycle, which has the idea of deductive and inductive learning built into the learning and improvement cycle. Deming finally published the PDSA cycle in 1993, in The New Economics on p. 132. Deming has added to the myth that he taught the Japanese the PDSA cycle with this quote on p. 247, “The PDSA Cycle originated in my teaching in Japan in 1950. It appeared in the booklet Elementary Principles of the Statistical Control of Quality (JUSE, 1950: out of print).”

Seven Deadly Diseases[edit]

The “Seven Deadly Diseases” include:

  1. Lack of constancy of purpose
  2. Emphasis on short-term profits
  3. Evaluation by performance, merit rating, or annual review of performance
  4. Mobility of management
  5. Running a company on visible figures alone
  6. Excessive medical costs
  7. Excessive costs of warranty, fueled by lawyers who work for contingency fees

“A Lesser Category of Obstacles” includes:

  1. Neglecting long-range planning
  2. Relying on technology to solve problems
  3. Seeking examples to follow rather than developing solutions
  4. Excuses, such as “our problems are different”
  5. The mistaken belief that management skills can be taught in classes[33]
  6. Reliance on quality control departments rather than management, supervisors, managers of purchasing, and production workers
  7. Placing blame on workforces who are only responsible for 15% of mistakes where the system designed by management is responsible for 85% of the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8. Relying on quality inspection rather than improving product quality

Deming’s advocacy of the Plan-Do-Study-Act cycle, his 14 Points and Seven Deadly Diseases have had tremendous influence outside manufacturing and have been applied in other arenas, such as in the relatively new field of sales process engineering.[34]

15 Famous quotes by William Edwards Deming

  1. “Profit in business comes from repeat customers, customers that boast about your project or service, and that bring friends with them.”
  2. “It is not enough to do your best; you must know what to do, and then do your best.”
  3. “It is not necessary to change. Survival is not mandatory.”
  4. “If you can’t describe what you are doing as a process, you don’t know what you’re doing.”
  5. “Quality is everyone’s responsibility.”
  6. “Innovation comes from the producer – not from the customer.”
  7. “If you do not know how to ask the right question, you discover nothing.”
  8. “You should not ask questions without knowledge.”
  9. “Learning is not compulsory… neither is survival.”
  10. “The result of long-term relationships is better and better quality, and lower and lower costs.”
  11. “Rational behaviour requires theory. Reactive behaviour requires only reflex action.”
  12. “We are here to make another world.”
  13. “Lack of knowledge… that is the problem.”
  14. “All anyone asks for is a chance to work with pride.”
  15. “Whenever there is fear, you will get wrong figures.”

Publications and books by William Edwards Deming et al.

  • 2000, 1993. The New EconomicsMIT Press.
  • 2000, 1986. Out of the Crisis. MIT Press.
  • 2000. On errors in surveys. Bobbs-Merrill Company.
  • 1992. Profound knowledge. British Deming Association.
  • 1990. Sample Designs in Business Research. John Wiley and Sons Inc.
  • 1985, 1964, 1943. Statistical Adjustment of Data. John Wiley and Sons.
  • 1985, 1966. Some theory of sampling. Dover Publications Inc.
  • 1982. Quality, productivity, and competitive position.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Center for Advanced Engineering Study.
  • 1981. On the management of statistical techniques for quality and productivity. W. Edwards Deming.
  • 1969. A further account of the idiots savants, experts with the calendar.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26(3), 412-415.
  • 1967. What happened in Japan?. Society of Quality Control Engineers.
  • 1963. Facsimiles of two papers by Bayes. Hafner Publishing Company.
  • 1960. Sample Design in Business ResearchJohn Wiley and Sons.
  • 1950 / 1966. Some Theory of Sampling. Dover Publications.
  • 1950 / 1952. Elementary Principles of the Statistical Control of Quality. Nippon Kagaku Gijutsu Renmei, Tokyo.
  • 1948. A brief statement on the uses of sampling in censuses of population, agriculture, public health, and commerce. United Nations.
  • 1943. Statistical adjustment of data.
  • 1943. On the efficiency of deep stratification in block sampling.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tatistical Association, 38(221), 93-100.
  • 1939. Statistical method from the viewpoint of quality control. Courier Corporation.
  • 1938. Least Squares. The Graduate School,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Washington.

Carl F. Braun

The accounting limitation

5 Ws: to tell who was going to do what, where, when, and why

https://intelligentfanatics.com/forums/topic/the-story-of-carl-braun-cf-braun-company/

The culture permeated from the top down. Carl Braun was obsessed with maximizing the potential of every person in his company. He wrote several books which were mandatory reading for managers and employees. You can still find some of these books in circulation and they have quite a cult following. Management and Leadership is thought to be one of the best management and leadership books ever written:

  • Management and Leadership (1948)
  • Presentation for Engineers and Industrialists (1956)
  • Corporate Correspondence (1958)
  • Fair Thought and Speech (1953)
  • Letter Writing in Action (1947)

Braun felt it was his and his managers duty to teach. In Management and Leadership there is a section called “The Doers Must Teach”:

求之不得与求而得之

人生有两种不幸,一种叫求之不得,另一种叫求而得之。王尔德

完成了人生一个小目标之后的一种深入骨髓的幻灭,生命的不可承受之轻。这种类似“中年危机”的心理发生在生命很多阶段,高考之后,富足之后,成家完满之后,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和意义。这些都是人生的“中场危机”。

聪明的人做重要的事,普通人做能做的事;Don‘t Rush,Don’t Push, Don’t Wish.

两位登月英雄Neil Armstrong和Buzz Aldrin的结局让人唏嘘。【His mother committed suicide in 1968, the year before the Moon mission. Her father had also committed suicide, and he believes he inherited depression from them.[76]

His battles against depression and alcoholism, upon returning home from the Apollo 11 mission, have been well documented, most recently in Magnificent Desolation.】

日裔美国精神分析学家,艾伦*知念,

《童话中的男性进化史》Beyond the Hero: Classic Stories of Men in Search of Soul

《拯救王子的公主》

李录2016年新年感言,人性与金融危机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23041813182fc6f0102wdsd

从05、06年开始,我个人也因为偶然的原因发现了CDS这个产品,并做了一些研究,也一度准备大规模进入,通过CDS做空。后来在和芒格师的几次谈话之后,逐渐打消了这个念头。查理反对的原因也很简单:如果我的分析是正确的,那就意味着最终要么承接这些产品的交易对方,那些大的金融公司可能因为破产而不能兑现;要么这些大的金融机构被政府通过纳税人的钱救活了,这时你赚的钱其实也是纳税人、政府的钱,于心并不踏实。后来结果果然证实了查理的这个判断,那些从这次历史上最大空头中赚的钱其实最终都是直接或间接从全球纳税人手中拿到的。因此我也从来没有因为没有赚到纳税人的钱而后悔过。

投资本身就是对未来的预测,虽然预测得对,多多少少会带来一些愉悦感,但是不同的赚钱方式导致的结果还是不一样。后来在MichaelLewis的这本书出版之后,我又和查理有过几次交流,谈到当时的这个决策,他说当时如果你因为做CDS赚了很多钱,可能你直到今天还在寻找下一个大空头的机会。人的本性就是这样。对冲基金投资人鲍尔森(John Paulson)是这次大空头最大的赢家。这几年,我观察JohnPaulson自2008年以后的业绩,倒是又一次验证了查理的这个判断。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指的不仅是赚钱的方式、方法,在查理看来,所赚之钱的来源也同样重要。在这一点上,我也深以为然。这些大空头赚的钱,其实最终还是由广大的纳税人填补上来的。普通纳税人既是这次全球金融危机最大的受害者,又是这次金融危机最终买单的人。在这样的危机里赚钱实在是于心不忍。但这次刻骨铭心的经历,让我对于金融行业的危险更加胆战心惊。

英国人阿灵顿有一句名言:权力导致腐化,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化。二十几年从事金融行业的经历,常常让我觉得,由信息不对称引起的权力倾斜,加之巨大的金融利润诱惑,对整个金融业的腐化更甚,更能引发系统性的金融危机。

自由市场经济当然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制度创新,不过确确实实也存在例外。这些例外被定义为市场失灵。但到目前为止,市场失灵被认为最主要存在于公共服务、自然垄断及外部性领域,对金融领域内的市场失灵则讨论较少。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一桩众所周知的收购风波,我有机会阅读了一些保险公司的所谓万能险产品合同,读后让我后背发出阵阵寒意。如果今天我处在监管部门的位置上,这样的产品大行其道,一定会让我夜不能寐。

金融市场就是一个暴露人性弱点的机制,从现代金融市场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变过。今天中国的金融混业看来已是势在必行,直接金融也会成为今后实体经济发展最重要的推手之一。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从金融监管到金融从业人员应该更加警醒金融行业本身对人性的挑战。因为人性的特点,金融自由化一定会引发腐败;绝对的金融自由化常常会导致巨大的金融危机。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7-06-05/john-paulson-goes-from-hot-to-not-as-most-client-money-vanishes

  • Filings show client capital at $2 billion out of $10 billion
  • At 2011 peak, half of Paulson’s $38 billion was outside money

一个有挑战的问题:价值投资在中国可行吗? 李录©2015-12-01

https://m.huxiu.com/article/132861.html

首先感谢光华管理学院,感谢姜国华教授和我们共同创建这样一门以讲授价值投资理念为主的课程。价值投资课在这个时候开我认为非常有意义。这在国内据我所知是第一门也是唯一一门这样的课程。这个课程在全球也不多,据我所知只有哥伦比亚大学有这样一门课,大概在八九十年前由巴菲特的老师本杰明·格雷厄姆最早开设。喜马拉雅资本很荣幸支持这一课程。

1.  首先,选这门课的同学们估计将来很多人都会进入金融服务和资产管理行业,所以我想先谈谈这个行业的基本特点,以及这个行业对从业人员的道德底线要求;

资产管理是一个服务性行业, 这个行业里的用户在绝大多数时间里,不知道、无法判断产品的好坏。(即便给我)五年、十年的业绩也没法判断。必须要看他投资的东西是什么,而且在相当长的时间以后才能做出判断。另外一个最主要的特点是,这个行业总体来说报酬高于其它几乎所有行业,也常常脱离对客户财富增长的贡献,实际上真正为客户提供的服务非常有限,产品很多时候只是为从业人员自己提供了很高的回报。

大家想进入到这样一个行业,我想一方面是对知识的挑战,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个行业的报酬

希望你们进入这个行业时首先牢记两条牢不可破的道德底线:

第一,把对真知、智慧的追求当做是自己的道德责任,要有意识地杜绝一切屁股决定脑袋的理论。

第二,真正要建立起受托人责任的意识,Fiduciary duty。
08年、09年的经济危机很大意义上就是因为这样一些不具备受托人责任的人长期的所谓成功的行为最后导致的,这样的成功是对整个社会的破坏。

2. 第二,作为资产管理行业,我们需要知道,从长期来看,哪些金融资产可以让财富持续、有效、安全、可靠地增长?

屏幕快照 2015-12-01 上午6.41.20.png

宾州大学沃顿商学院的西格尔教授(Seigel)

1块钱股票,即使除掉通货膨胀因素之后,在过去两百年里仍然升值了一百万倍,今天它的价值是103万。年化回报率只有6.7%。这就是复利的力量。爱因斯坦把复利称之为世界第八大奇迹是有道理的

造成这个现象有两个原因。

一个原因是通货膨胀。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经济的GDP增长。GDP在过去两百年里大约增长了33000多倍,年化大约3%多一点。当销售额以4%、5%的名义速度在增长时,净利润就会以差不多6、7%的速度增长,公司本身创造现金的价值也就会以同样的速度增长。过去两百年股票的平均市盈率在15倍左右. 

屏幕快照 2015-12-01 上午6.57.14.png

要想理解股票在过去两百年的表现以及今后二十年的表现,必须看懂并能够解释这条线——过去人类文明的基本图谱。不理解这个,很难在每次股灾的时候保持理性。每次到08年、09年这样的危机的时候都会觉得世界末日到了。

知识也在互相地交换,不仅仅是产品、商品和服务。知识在交换里产生的价值更多。按照我的讲法,这就是1+1>4,指两个人在互相讨论的时候,不仅彼此获得了对方的思想,保留自己的思想,还会碰撞出一些新的火花。知识的自由分享,不需要交换,不需要大米换奶牛,结合在一起就开始出现了复利式巨大的交换增量的增长。每次交换都产生这么大的增量,社会才会迅速创造出巨大的财富来。

通货膨胀实际上就是一个货币现象,当货币发行总量超过经济体中商品和服务的总量的时候,价格就会往上增长。为什么增长呢?当然因为经济不断增长,就需要不断地投资。在现代经济里,这要通过银行。银行要想收集社会上的闲散资金,需要付出储蓄利率。这个储蓄利率必须是正的,使得它的放贷利率也必须是正数。这样整个经济里的钱要想去增长,就要提前增量;要想实现实体经济增长,就要提前投资。这个时间差,就使得通货膨胀是一个几乎和GDP持续增长伴生的现象。你首先要投资,这些投资变成存货、半成品,然后再变成成品。在这个过程中,你需要先把钱放进去。所以你先放的这笔钱,实际上已经超过了这个经济里在当时货物、服务的总量。于是这个时间差就造成了通货膨胀和GDP持续增长伴生的现象。

3. 第三,有没有办法可以有效地、通过努力让你成为优秀的投资人,真正地为客户提供实在的服务,保护客户的财产,让他们的财富能够持续地增加?什么是投资的大道、正道?

屏幕快照 2015-12-01 上午6.59.59.png

从图4我们可以看到,美国股市过去两百年平均回报率差不多是6.6%,每六十几年的回报率也差不多是这个数字,相对来说,比较稳定。可是当我们把时间放得更短一些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它的表现会很不一样。例如战后从1946年到1965年,美国股市的平均回报率是10%,比长期的要高很多。可是在下面的15年里,1966-1981年,不仅没有增长,而且连续15年价值都在跌。在接下来的16年里,1982-1999年,又以更高的速度,13.6%的速度在增长。可是接下来的13年,又开始进入一个持续的下跌的程。整个13年的时间里,价值是在下跌的。所以才有凯恩斯著名的一句话:”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 你投资的时候毕竟每一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

就我能够观察到的,就我能够用数据统计来说话的,真正能够在长时间里面可靠、安全地给投资者带来优秀长期回报的投资理念、投资方法、投资人群只有一个,就是价值投资。

价值投资的理念只有四个。大家记住,只有四个。前三个都是巴菲特的老师本杰明·格雷厄姆的概念,最后一个是巴菲特自己的独特贡献。第一,股票不仅仅是可以买卖的证券,实际上代表的是对公司所有权的证书,是对公司的部分所有权。我们在公司价值增长的过程中分得我们应得的利益,这条道是可持续的。什么叫正道,什么叫邪道?正道就是你得到的东西是你应得的东西,所以这样的投资是一条大道,是一条正道。第二,理解市场是什么。 【市场先生。市场的价格仅仅反映了这个证券最近一笔交易的成交价格。仅此而已,这并不是价值】 第三,安全边际。投资的本质是对未来进行预测,而预测能得到的结果不可能是百分之百准确,只能是从零到接近一百。那么当我们做判断的时候,就必须要预留很大的空间,叫安全边际。第四,巴菲特经过自己五十年的实践增加了一个概念:投资人可以通过长期不懈的努力,真正建立起自己的能力圈,能够对某些公司、某些行业获得超出几乎所有人更深的理解,而且能够对公司未来长期的表现,做出高出所有其他人更准确的判断。在这个圈子里面就是自己的独特能力能力圈概念最重要的就是边界。没有边界的能力就不是真的能力。能力圈这个概念为什么很重要?是因为“市场先生”。市场存在的目的是什么?对于市场参与者而言,市场存在的目的就是发现人性的弱点。你自己有哪些地方没有真正弄明白,你身上有什么样的心理、生理弱点,一定会在市场的某一种状态下曝露。这个市场本身能够发现你的逻辑,发现你身上几乎所有的问题,你只要不在能力圈里面,只要你的能力圈是没有边界的能力圈,只要你不知道自己的边界,市场一定在某一个时刻某一种形态下发现你,而且你一定会被它整得很惨。

如果把赚钱的方法一点一滴毫无保留告诉所有的人,大家都觉得你这个赚钱的方法真对,真好,我佩服,这就是可持续的。这就叫大道,这就叫正道。

投资首先帮助公司的市值更接近真实的内在价值,对公司是有帮助的。你不仅帮助公司不断地增长自己的内在价值,而且,随着公司在3.0文明里不断增长,因为增长造成的公司内生价值的不断增长,你分得了公司价值的部分增长,同时为客户提供持续、可靠、安全的回报,你对客户提供的也是长期的东西。最后的结果帮助了经济,帮助了公司,帮助了个人,也在这个过程里面帮助了自己,这样你得到的回报是你应得的,大家也觉得你得到的是你应得的。所以这是一条大道。你不被市场的上上下下所左右,你能够清晰地判断公司的内生价值是什么,同时你对未来又有敬意,你知道未来预测也很不确定,所以你以足够的安全边界的方式来适当地分散风险。

而投资的大道上却根本没人,交通一点都不堵塞,冷冷清清。人都去哪了呢?旁门左道上车水马龙!也就是说,绝大多数人走的是小道。为什么走小道呢?因康庄大道非常慢。听起来能走到头,但实际上很慢。价值投资从理论上看起来确实是一条一定能够通向成功的道路,但是这个道路最大的问题是太长。也许你买的时候正好市场对公司内生价值完全不看好,给的价格完全低于所谓的内生价值,但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市场能变得更加理性。而且公司本身的价值增长要靠很多很多方面,需要公司管理层上下不断地努力工作。我们在生活里也知道,一个公司的成功需要很多人,很多时间,需要不懈的努力,还需要一些运气。所以这个过程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

另外一个很难的地方是你对未来的判断也很难。投资的本事是对未来进行预测,真正要理解一个公司、一个行业,要能够去判断它未来5年、10年的情况。在座哪一位可以告诉我某一个公司未来5年的情况你可以判断出来?

凡是把圈画得超过自己能力的人,最终一定会在某一个市场环境下把他自己彻底毁掉。市场本身就是发现你身上弱点的一个机制。你身上但凡有一点点不明白的地方,一定会在某一个状态下被无限放大,以至于把你彻底毁了。

做这个行业最根本的要求,是一定要在知识上做完完整整、百分之百诚实的人。千万不能骗自己,因为自己其实最好骗,尤其在这个行业里。

如果我的一个投资经理可以连续15年以上都保持优异的成绩,在正确的道路上研究,一般来说基本上就成才了。这时就是能力远远大于运气,我们基本上就可以判定他的成功。也就是说,在这个行业里,要在很长时间持续不断地艰苦的工作,才有可能真正地成才,恐怕要15年以上。这就是为什么虽然这条康庄大道一定会通向成功,但交通一点都不堵塞,走的人寥寥无几。

如果没有对于真理智慧的追求,没有把这种追求作为对自己的道德要求,如果各位不能建立起受托人的基因,受托人的责任,把所有客户给你的每一分钱当做你父母辛勤积攒一辈子交给你打理的钱,没有这样的精神奉劝各位不要进入这个行业。

4. 第四,那些在成熟发达国家里已经被证明行之有效的金融资产投资方法对中国适不适合?中国是不是特殊?是不是另类?价值投资在中国是否适用?

屏幕快照 2015-12-01 上午7.05.35.png
屏幕快照 2015-12-01 上午7.06.25.png
屏幕快照 2015-12-01 上午7.06.54.png
屏幕快照 2015-12-01 上午7.07.30.png

上指和深指过去25年涨了15倍,年化回报率12%,但是我相信所有的股民,包括在座的各位,没有一个得到这个结果的。因为没有人过去在股票上的投资涨了15倍。但有一家从股市成立第一天开始就得到这个回报,她就是中国政府。中国政府从第一天就得到这个回报。大家担心中国的债务比例比较大,但是大家常常忘掉中国政府还拥有这个回报,她在几乎所有的股份里面都占据大头。

屏幕快照 2015-12-01 上午7.08.16.png
屏幕快照 2015-12-01 上午7.08.59.png
屏幕快照 2015-12-01 上午7.09.44.png

中国现代化是在1840年以后开始的,她是被现代化,而不是主动的现代化。如果中国按照自己的内生发展逻辑不会走到这一步。最主要的一点原因是,中国的政府力量非常强大,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可能产生所谓的自由市场经济。中国政府从汉代以后一直是全世界最稳定、最大、最有力量、最有深度的政府。这跟我们的地理环境有关系,跟地理地貌有关系

3.0文明的发展像2.0文明的出现一样,几乎都是由一些地理位置上的偶发事件决定的,并没有什么绝对的必然性。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西欧最早发现了美洲。

李录 现代化十六讲

https://www.huxiu.com/search.html?s=现代化十六讲

我在李录《TED演讲》中看到这句话:“那些在最前沿推动人类发展的通常是这样的人——聪明过人,野心勃勃,且具有人类学家 E.O.Wilson所说的利他主义基因。”

:做投资就是做预测,你必须整体性思考与掌握一个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的情况,想想未来10-30年会发生什么(你才有可能胜出)。“举个例子,如果谁能提前看到2000年的科技泡沫破灭或者2008年的金融危机,谁就能独善其身。商业成功的主要含义在于你能幸免于灾难。”

1949年考古学Radio Carbon dating放射性碳定年法技术正式被发现,这种技术可以使用碳元素同位素的半衰期来比较精确地检测一种物件的历史年代。

生物学家E.O.Wilson在2012年正式提出了人类起源的完整理论, 发表著作《Social  Conquest of Earth》(《社会性征服地球》),这是继达尔文之后对于人类进化历史的又一次巨大发展。

1919年,塞尔维亚的地球物理学家米兰科维奇提出了米兰科维奇循环. 这个理论帮助人们第一次理解冰川纪的形成、时间、以及预测大循环中的未来冰川纪。

1987年,在美国基因学者Rebecca Cann的带领下,科学家得出了一个在当时惊人的结论:所有的女性都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居住在非洲,被称为非洲夏娃,她诞生于大约20万年以前。这一结论被此后的各种研究不断证实,不过是把Eve出现的时间推迟到了15万年前左右。

所谓新史学,就是利用科学前沿在各个领域的发展,跨学科重新构造解读人类长期历史的方法论,其最主要的突破就是不再局限于文字史的限制,可以研究更久远的历史 。

生物学家、地理学家Jared  Diamond堪称应用新史学的第一人,在1997年出版的《Guns, Germs, and Steel》(《枪炮,细菌与钢铁》)中,他第一次通过对人类农业起源的追溯,指出地理位置对人类历史发展的决定性影响。

Ian Morris 他于2010年出版的《Why the West Rules for Now》(《为什么到目前为止是西方统治世界》,中文版译名《西方将主宰多久》),以及2013年出版的姊妹篇《The Measure of Civilization》(《人类文明的计量》)勾画出人类文明在过去几万年中进化的基本轨迹,发现了人类发展的规律,据此解释东西方在近代的差距,并预测了人类社会的未来。

(二)文明的轨迹

Morris把一个社会能够摄取能量和使用能量的能力分成四个方面: 摄取能量的能力、社会组织的能力、信息技术的能力、以及战争动员的能力。

大约从公元541左右,东方开始赶上西方,从此一直领先西方,直到1773年左右。在这一千两百多年里东方领先于西方。但是从公元1800年以后,西方不仅追上了东方,而且率先进入了一个飞速发展期,把东西方之间的差异扩大成对全球的统治 。

(三)1.0、2.0、3.0文明的划分及人类文明的第一次飞跃

采集狩猎文明,或1.0文明;农业畜牧业文明或2.0文明,以及以工业革命为先导的科技文明,3.0文明。

米兰科维奇循环开始对今天的地球气候产生了周期性的影响。地球围绕太阳的公转并不是正圆形,因为受到其他星球的引力,常常是椭圆型。另外地球的自转过程里通常会有倾斜,自转轴也有进动。受这三个因素影响,地球气候就形成一个以每两万六千年、四万一千年、九万六千年为周期的三大循环。这三大循环造成了地球接受太阳光热的数量不同,形成了气候的冰期和间冰期。

现代人的祖先Homosapien智人猿在十五万年前左右出现,这时期恶劣的气候条件让他们只能生活在非洲靠近赤道的很有限的区域之内。绝大多数基因学家和考古学家认为,当时人类的总数一度下降到两万人左右,人类也没有显示出任何将来会征服地球的迹象。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但是到了七万年前左右,人类的运气开始好转,这时米兰科维奇循环朝相反方向变化,在非洲的东部和南部开始变得更加温暖湿润,给人类提供了更好的自然条件狩猎、采集,人口也开始随着食物的增加迅速增长.

最大的特点就是头脑巨大,计算能力超强。虽然大脑只有人的体重2%,却要消耗人20%的能量。

从公元前60,000年,一直到公元前12,000年前,人类用了几万年的时间,从非洲出发,一路占据到南美最南端,以平均每年一英里的速度遍布了整个地球。这个时候人的主要工具就是石器,交通工具就是双腿。

1987年基因学家RebeccaCann,通过对只有女性携带且只能通过女性遗传的Mitochondrial 基因进行全球性研究,发现了以下几个结论:第一,基因多样化在非洲比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更多;第二,其他地方的基因多样化都是非洲这种多样化的一个分支;第三,科学家能找到最老的Mitochondrial基因来自非洲。

(四)农业文明的诞生

地球最后一季冰川纪结束于公元前20,000年左右。冰川融化后进入海洋,海平面开始上升;直到公元前14,000年,冰川停止融化。到了公元前12,700年左右,地球的气温回升到了和现在仅有几度之差。这个温度特别适合动植物生存。最幸运的人生活在“幸运纬度带”上,也就是欧亚大陆北纬二十度到北纬三十五度,美洲大陆北纬十五度到南纬二十度之间的地区。

大约在公元前9600年,农业就开始在Hilly Flanks侧翼丘陵区出现了,在中国则出现于公元前7500年。澳大利亚基本上没有农业出现,美洲的农业发展也很滞后。

到了公元前1500年左右,基本上整个亚洲、中东、非洲北部地中海、欧洲,都已经进入2.0文明。而农业和畜牧业文明在美洲和澳大利亚因为天生自然资源不足和地理上的隔绝没有得以发展,基本上还处在1.0文明。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虽然出现了有限的畜牧业,但受地理条件的限制无法开展种植业。

在诞生整个历史的过程里,人的动物本性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Morris把它叫做Morris定律(Morris Theorem)“Change is caused by lazy, greedy, frightened people looking for easier, more profitable, and safer ways to do things. And they rarely know what they are doing.” “历史,就是懒惰、贪婪、又充满恐惧的人类,在寻求让生活更容易、安全、有效的方式时创造的,而人类对此毫无意识。”但同时人也显示出了强大的学习能力,一旦自然条件开始提供机会,很快就把自然资源条件转化成自己生存发展的巨大前进动力。

五、农业文明的天花板及三次冲顶

导读:农业文明的社会发展由于光合作用一直存在着天花板。直到工业革命到来之前,农业文明社会的发展轨迹始终遵循着“上升、冲顶、衰落”的循环规律
农业文明的社会发展存在天花板,是因为农业文明有一个天生不足的瓶颈。农作物产生于光合作用,牲畜也要消耗植物,动物产出的热量和消耗的植物比例是10:1,  所以最终光合作用能够产生的能量上限受制于土地面积和土地的单位产出,在这两者都有上限的情况下,自然资源也就有了上限。而人类在这个时期还不能够控制人口。
农业文明时代面临的灾难主要有以下五个原因:饥荒、人口流动引起的战争、瘟疫、气候变化、政权失败。土地收成受制于天气,气候变化无论大小都对农作物产出有直接影响,小的变化导致收成失败,造成局部性的饥荒;长期大的变动则会让一些地区的土地收成系统性减缓,必然会引起大规模的人口迁徙,从而引起政权争夺、战争。游牧民族因为蓄养的动物消耗大量植物,更受制于天气的变化,加之本身的流动性也强,所以更倾向于掠夺和战争。在几千年的时间里,游牧民族和农业人口的争夺一直是战争的主要原因,而农业人口之间的流动也是人口流动的一个主要源泉。游牧民族的迁移给农业人口带来的另外一个直接结果就是细菌和病毒的传播,以及以此引起的巨大瘟疫,也是历史上人口消减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六、农业文明中的思想革命与制度创新
导读:轴心时代思想家几乎出现在同一个时期,来自世界上欧亚大陆所有的文明中心,而且思想的指向惊人地一致,思考的问题都是在文明毁灭之后普通人的痛苦,边缘人的挣扎,底层人的呻吟。轴心时代思想最重要的遗产是高端政府政治制度的建设。中国的轴心时代思想直接导致了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制度创新、科举制的诞生,并使中国此后领先西方一千多年。轴心时代另外一个特点是其思想多样性,尤其是其中理性的一支最终逐渐发展出近代的科学。
农业文明的铁律就是它的瓶颈。每一次文明冲顶后的衰落和毁灭期,都是对那一个时代的人的磨砺,让他们经受苦难,感受痛苦。然而痛苦常常也能成为思想和思想革命的源泉。
二战之后,德国哲学家Jesper  在思考二战给德国和世界带来的灾难的时候,感同身受地指出,人类的每一次灾难都带来了一次思想革命.他第一次指出在公元前五世纪左右,出现了一次轴心思想革命,称为axialage轴心时代。在东方的中国,孔子开始讲述他的学说,与此同时诸子百家争鸣。在西方文明起源的中东,先知们开始把对世界、上帝的思考记录成旧约、圣经;在印度,释迦牟尼离开了皇子的优裕生活,开始生活在乞讨的人中和他们共同经历苦难,宣讲他解脱苦难的方法;在希腊,从苏格拉底,到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全面地检测个人、社会、国家的意义。
他们的使命主要是探讨人、社会、国家的终极问题:什么是人的意义?政府存在的原因?什么是好的政权,好的社会?他们也追求人生的意义,追求人在自身生活和利益之外的升华。
虽然这些思想家在他们生活的时代都并不十分成功,也没有被广泛接受。苏格拉底在民主的雅典被判了死刑,孔子流离失所,一生主张都不被接受,犹太人失去自己的家园,在世界各地流离失所数千年,释迦牟尼在活着的时候也没有形成真正的影响力,但是他们思想里的丰富内涵和坚韧力量,却超越了他们生命的本身,直到今天依然滋养人们的心灵。
轴心时代思想的第二波。在中国,佛教被简化之后广泛进入中国,几乎成为国教;在西方,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迅速地在整个西方传播开来;在阿拉伯半岛的沙漠游牧民族中,出现了伊斯兰教。
第二波轴心时代重点是对灵魂的安慰,呈现方式几乎都是宗教。强调的都是来世的解脱,对于现世痛苦的安慰,对灵魂的慰藉。
轴心时代思想最重要的遗产是高端政府政治制度的建设。中国的轴心时代思想直接导致了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制度创新、科举制的诞生。科举制是整个2.0农业文明时代最伟大的制度创新,在整个人类历史上我认为称得上第二伟大的制度创新。从公元500年到公元1770年左右,中国领先西方大概一千二百年,科举制这一创新正是助跑中国领先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七、美洲大陆的发现及其划时代影响
导读:从哥伦布到达美洲之后,只用了几代时间,就让75%的美洲当地人丧生于细菌。在英国和其新建立的移民国家的参与影响下,环绕大西洋的经济成为一种特殊的、史无前例的经济状态,完全由自由的商人和资本家来掌控,在有限政府的支持、保护下形成了一个全球性的自由市场经济。1687年牛顿出版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开始了一场现代科学革命,给了欧洲人一种全新的世界观,并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时代。环大西洋的新型的自由市场经济和科学革命一起,为现代的诞生提供了根本的条件。
人类第一次进入美洲是公元前15,000年,当时出走非洲的人类祖先通过西伯利亚的大陆架直接步行进入到美洲,但是在公元前12,000年以后,由于冰川纪的结束,全球变暖,海平面的升起,这个大陆桥不复存在。
人类在过去几千年和细菌的战斗中逐渐开始占上风,但是代价惨烈,黑死病一次性让欧洲死了三分之一的人口,其他的疾病,比如天花,在中世纪时也造成将近10%的欧洲人口死亡。虽然活下来的人身上已经有了抗体,但是这些病毒和细菌并没有消失,而一直和人畜并存着。这些细菌对于身经考验并携带抗体的欧洲人已经没有什么威力了,但从来没有经历过它们的北美人对付这些细菌则完全没有抵抗力。从哥伦布到达美洲之后,只用了几代时间,就让75%的美洲当地人丧生于细菌。
加之美洲土地肥沃,适宜种植任何农作物,欧洲人就用少数奢侈品到非洲去换来奴隶,让奴隶在美洲种植蔗糖、棉花、树木,再把农产品运回到欧洲,把新的工业品运回到美洲。这个过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环大西洋的贸易圈,迅速让欧洲经济在16世纪后活跃起来,为欧洲经济突破农业经济瓶颈创造了条件。
八、现代化的诞生
导读:1776 年亚当斯密在英国出版了《国富论》,美国的国父们发表了《独立宣言》,瓦特在伯明翰宣布制造了世界上第一台蒸汽机。
美国国父都深受启蒙运动影响,所以这个新政权的经济准则深受亚当斯密的影响,政治上的准则受洛克的影响。1776年美国建起的是一个实行宪政的有限政府,政府的根本目的在保护财产,政府的合法性来源于民众的授权,主权在民
人的本性就是追求结果平等,接受机会平等。人对于结果的平等,永远抱有既不能实现,也不能放弃的梦想,但是人真正能够接受的却是机会的平等。所以凡是能够创造机会平等的制度,都是最伟大的制度创新。
到目前为止,人类第二伟大的制度创新,是以学问、学识、能力为基础的科举考试制度来分配政治权力。第一伟大的制度创新,就是在现代科技基础之上的自由市场经济。
九.现代化有没有可能在中国诞生
人即使和文艺复兴人达芬奇,或者美国的富兰克林相比也毫不逊色。他生活在意大利文艺复兴之前五百年的中国,他就是宋朝的沈括。他所生活的时代恰恰是中国的文艺复兴时代。
然而正当西方的文艺复兴后大航海轰轰烈烈展开之时,宋朝初期的新儒学却在一两百年之后转向新儒学的另一支——宋明理学,让中国转而进入一个保守的思想禁锢的时代。妇女开始裹脚,科举考试不再像王安石时代包括天文历史地理经济,而是仅仅集中考察古典,凡读近代史至此无不扼腕。
在1492年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的同时,明朝宣布了禁海锁国,郑和的航海记录被毁。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西欧最有可能率先发现美洲,率先发现美洲,就更有可能形成大西洋经济;有了大西洋经济,才有了对现代科技的需求;有了这样的需求,才有可能出现现代的科学和技术;现代科学和技术和大西洋经济的结合,才铸造了现代文明。英国、美国能诞生现代文明,是得益于历史原因,它们的政府是有限政府,为商人服务,而中国从汉朝以后,这样的政府就不可能存在了。
十.现代化的传播与现代化的道路之争
现代化文明的传播有两个特别明显的特点:第一是原来社会发展水平、文明程度高的农业中心,工业化的速度也快;第二是那些被完全殖民的地区,比没有被殖民或者半殖民的地区发展得速度要慢。??
1868年之后,经过三十多年的明治维新,日本初步完成了工业化,1889年完成了宪政改革,1895年在工业化不到三十年时击败了清军,又在1905年击败了西方强权之一—俄国。日本在不到四十年的时间里面完成了整个工业化过程,而与此同时的中国,在1861年到1908年这段现代化最关键的时候,都在慈禧的昏庸统治之下。1840年虽然是英国的钢铁战舰“强敌号”打开了中国的国门,逼迫中国睁开双眼面对3.0文明的到来,但是在中国被现代化的过程中,真正的“强敌”却是日本。工业化以后的日本,认为自己已经有能力统一整个原来的东方文明中心,并以此为基地与西方抗衡,因此发动了全面的殖民战争,一直到1945年的二战失败。从1895年到1945年,中国一直处在日本的威胁和对日战争之中。从1861年到1945年的中国,先后被昏君和日本侵略各耽误了将近半个世纪,一直到1949年才有了自我主导命运的机会。
如果说19世纪是现代化和被现代化的世纪,那么20世纪也可以被认为是现代化道路之争的世纪。
十一. 现代化的本质和铁律
导读:通过自由市场机制,现代科技使产品种类无限增多,成本无限下降,与人的无限需求相结合,这样就产生了现代3.0科技文明。经济可持续累进增长,这是人类文明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现象。
英国政治经济学家李嘉图发现,当进行社会分工和交换的时候,最终创造出来的价值反而更高。他用公式1+1〉2来表达这个意思,即增加的、交换的人数越多,市场越大,创造出来的增量就越多。所以自由市场本身就是个规模经济。[这样讲,从个体内部来说,中国国内的自由市场体量比美国要大很多。]
人的知识积累比较容易。知识思想交换时出现的情况是1+1〉4。不同的思想交换的时候,交换双方不仅保留了自己的思想,获得了对方的思想,而且在交流中还碰撞火花,创造出全新的思想。
我们说当不断进步的科技与自由市场结合使整个经济进入了一个可持续地累进增长的状态时,这样的社会就进入到了3.0文明现代化时代。中国今天的市场经济已经具备了雏形,但是还不完全自由,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两只手还是在一个调节之中,常常还会左右互搏。
今天的中国应该是在2.5以上的文明状况,正在向3.0的文明状态演进。.
十二.   对中国未来几十年的预测——经济篇
当政府在从后向前追赶的时候,前面已有清楚的目标,有已经铺平的道路,并且会知道要做些什么,还可以动员强大的社会力量,这时候政府便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然而一旦赶上以后,政府就不得不预测接下来的状况。此时面临的是市场竞争瞬息万变,需要选择赢家、输者,相比政府,市场的优势就明显了。
从中、长期看,政府将从经济一线主力队员任上逐步退役,专注成为游戏规则制定者及公平的裁判员。
十三.  对中国未来几十年的预测 ——文化篇
中国文化的未来最可能是对传统文化的复兴及其现代化的演进。
首先,在中国恢复传统文化的正统地位其实是别无选择。任何一种文化都是历史和地理造成的:因为地理位置的不同,不同地区的人有了不同的历史,不同的历史又造成不同地区的人有不同的信仰体系、生活方式、生活习惯,并使自己在这种环境中感觉很自在。这就是文化。文化是深入骨髓的,是一种信仰。因为文化的形成有几千年,上万年的过程,所以一时是改变不了的。人类在地理大发现之前,在现代交通工具出现之前,一直处在一个分割居住的状态,持续了六万年。在这么长时间里形成的文化,基本的信仰、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是很难改变的。
今天的中国,情况仍然没有根本改善,理性、科学思维仍然不是社会问题讨论的主流。今天的学人在自己狭窄的专业领域里还是可以做到客观、专业,但是一到社会、人文等公共领域问题就没有那么理性了。因为没有共同承认的事实与逻辑,没有共识基础,观点争论就像平行的轨道一样互不交接,种种新奇观点让社会像浮萍一样随风摇摆、人心跌宕。这种情况带来很多问题,其中对社会最大的损害是知识无法有效地积累,而在人文社会领域内没有长期地积累,没有思想市场的自由选择机制,不太可能产生真正让社会人心可以依靠的真知灼见,并在此基础上建立社会共识,使人共遵共守,安身立命。
诚实不等于要讲全部的真话,但是诚实一定意味着不讲假话,不有意地误导对方,更不会有意地欺骗对方。诚实的对立面是欺骗。陌生人之间以诚实作为基本的道德根基是可以做到的,同时还会带来很多的好处。在诚实的条件下,陌生人之间更易逐渐建立互信,在互信的基础上更容易进行交换,进而产生附加价值。由诚生信,有了信,就接近了朋友的关系,进入到五伦关系,变成了人情的一部分,这样关系网络一下子有了一个跃升,出现了一个加码。
传统社会以家庭为单位,个人修养更多强调牺牲、奉献。科举制也让大部分知识分子的兴趣集中在狭小的考试范围内。科技文明时代,创新能力成为成功的第一要素。创新是个性的延伸。所以,未来文化中将更重视个性主义(individualism),更加尊重个人之间的不同,鼓励个性的发展,以此加速创新。
今天,几乎所有重要的创新知识,技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商业、文化、艺术等领域内的最新思想都最先在英语中出现。英语早已不再是美国、英国的专属,而成为全世界商业和从事创造性职业人士的共用语言。中文及其它所有语言恐怕都没有了这个机会。所以,文化的现代化还包括对英语的拥抱,让最新的知识与中文即时无缝对接,并逐渐从使用者过渡到创新知识的贡献者。【对英语的地位评价很高】
十四. 对中国未来几十年的预测 ——政治篇
导读:科举制没有能解决最高权力的选择及其合法性,同时它面对的是2.0农业文明时代的挑战,对于3.0文明时代对政府提出的特殊挑战略显不足。宪政民主制诞生于3.0文明时代,恰恰对科举制的弱项提供了许多有益实践。因此,中国未来的政治演进方向,最有可能发生的就是东西方两大制度创新,既科举制与宪政民主制的有机融合。
职位越高,资格要求也越高,选举人及被选举人越少,层层递进。比如说在村子或街道里,成年人一人一票自治、自理。国家公务员则需要通过严格的考试,高职位则对学历、政绩、品德、民意更高要求,资格与职位相当,到了最高国家领导人,则在极少数拥有最高资历的人中平级选出。
在实践中,保持公民政治参与的程度与经济发展的水平相当。从历史经验上看,公民政治参与的热情与经济发展程度直接相关。
十五.  3.0时代的东西方关系.
第一个限制就是3.0文明铁律,一旦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国际市场之后,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离开。离开了之后就会落后,离开的时间越长,落后的速度越快,到最后还是会被迫加入进去。【英国脱欧怎么看?】
第二个限制就是在核武器时代,大国之间都具备把对方彻底消灭很多次,大国之间的关系就是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共同毁灭原则,亦称M.A.D机制。在这种机制下,理性的大国之间不可能展开全面无底线的战争。
第三个限制,3.0文明时代对整个人类提出的一些特殊挑战只能靠国际合作,尤其是大国之间的合作才能应对。因二氧化碳的温室效应所引发的全球气候变异,极端恐怖分子,全球金融危机
十六. 人类未来的共同命运
无穷发展的科技和无穷增长膨胀的人的需求有机结合,是3.0文明最根本的动力。但是这些科技的发展又常常把人类带向一些始料未及的方向。
文化是由于人在出走非洲之后,在过去六万年里分布在全世界各个不同的地区,为适应当地的气候条件,发展出来的独特的信仰体系、生活方式的总和,文化是用来区别不同地区之间的人。但是这些区别会在今后成为个人追求的选择、喜好。
这样在原来2.0时代发展出来的国家体系就变得不够用了,原来的国家基础也消失了,所以新的全球性国家不仅可能,而且将会成为一种必然。全球政府管理全球共同经济市场,共同协调金融政策,财政政策。
我们整个的3.0文明是建立在石化燃料的利用上,3.0科技之所以强大,也是因为石化资源比光合作用转化的能源要高得多。石化资源最早也是通过光合作用,但是它是作为有机物残骸储藏在地下,通过化学反应,经过几百万、甚至上亿年的积累浓缩而成,所以石化燃料才有如此强大的单位能量密度。它是地球积攒了几亿年后留给人类的宝贵遗产。但是,这份遗产尽管巨大,仍是有限的。
机器脑可以替代以碳为基础的大脑。硅和碳,无机物和有机物,最基本的不同就是他们的寿命不同,有机大脑寿命有限,无机硅大脑寿命要长得多。所以人的寿命也会有一些变化,会有一些新的含义。如果人和机器合二为一
在过去六万年、七万年中,人类曾面对过无数的挑战,也经历过无数的变迁,不变的是人类应对挑战的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巨大创造力和进取心,这种强大的力量一直是支撑人类文明发展的最重要动力。不错,人类身上当然有动物性,历史确如Morris所讲是由懒惰、贪婪、恐惧的人类,在寻找更安全、容易、利益更高的方法做事时创造的。

心流 – Flow

有点像刻意练习,必须要是高技能有挑战性领域,在学习区,有明确的目标和即时反馈。忘记自我,忘记时间。

心流也有风险,往往使深度受者上瘾,对日常琐事感到烦躁。

Csikszentmihalyi himself is very much aware of the dangers of flow. He writes:

‘…enjoyable activities that produce flow have a potentially negative effect: while they are capable of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existence by creating order in the mind, they can become addictive, at which point the self becomes captive of a certain kind of order, and is then unwilling to cope with the ambiguities of life’.

Addiction to flow can also lead to losing a larger perspective. A workaholic manager may lose himself in flow at work until 10 or 11 at night, forgetting dinner, his family or saying goodnight to the childr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