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ling packing list

  • Indispensable: passport, credit card, driver license; nz cash?
  • Car related: phone charger in car, ear phone, gps, booster
  • Daily stuff: Tooth brush, face towel, bath towel, lotion, underwear, T-shirt, jacket
  • Tools: iPhone(backup), charger, laptop, Camera? , Swiss knife, phone charger in car, ear phone, Ipad, iphone holder in car, 自拍杆
  • Sports: sun screen, sun glasses, swim suits, running shoes, running related,

过往不恋-沉没成本不是成本-第一性原理

“概率权”:核心是把每一个具体的选择抽象为概率。

像人工智能?下每一步棋的时候,都计算自己在当前局面下的赢棋概率。

机器从来不纠结,不理会沉没成本,绝不感情用事,也不会对未来心存侥幸。它只是聚焦于一件事情:赢棋。它只用一种标准衡量自己:概率。【老喻】

沉没成本:你以前为一件事花进去的时间、精力、金钱,都是沉没掉的,不应该影响你当下这一步的决策。

电影票买了-》发现是烂片-》起身就走【目的是娱乐,这是第一性】

地域歧视、以貌取人,好处是提高决策速度,降低大脑的负担;坏处是我们成为经验的奴隶,不能客观地判断当下的形式,总是让过去的东西绑架了自己。

叔本华说:“阻碍人们发现真理的障碍,并不是事物的虚幻假象,也不是人们推理能力的缺陷,而是人们此前积累的偏见。”

马克·吐温也说过类似的话:“让我们陷入困境的,不是无知,而是真相不是我们以为的那样。”

而人类往往会把自己这些因为错误偏见而形成的观点,解释得冠冕堂皇,自我合理化。

“很多时候,我们在重组自己的偏见时,还以为自己是在思考;在重复以往的错误时,还以为是在坚持梦想;在消极荒废时,还以为是在放松;在伤害别人自尊时,还以为是直率;在固步自封时,还以为是在坚守;在随便放弃时,还以为是在选择;在喝得酩酊大醉时,还以为是豪爽;在不思进取时,还以为是低调。”

他如果不爱一个人了,不会因为我已经为这个人付出了很多,而舍不得分手;他分析一只股票,如果不看好它的未来,就会果断卖出,而不会说:“哎呀,我还亏着钱呢,等涨回来我再卖吧。”他如果跳槽,纯粹就是因为新工作更适合自己的发展,而不会因为什么和老同事的感情很好,而犹豫不决。

科学思维为什么强大?

  1. 科学承认自己的无知,不为先贤的论断束缚,追求可证伪性,愿意、甚至追求被别人证明说“我错了”。
  2. 实事求是,只看逻辑、证据。

Jobs:Stay hungry,Stay foolish

保持饥饿,就是保持对世界探索的热情。保持愚蠢,就是不断放空自己回到原点,放弃一切经验和存量,像个傻子一样,只在这一点上虚怀若谷地思考。

曾国藩:既往不恋,当下不杂,未来不迎。不让过往的经验影响现在,也不让未来的妄念影响当下。

做到这个境界,很难吗?当然很难,因为它和我们在亿万年进化过程中形成的直觉和本能正好相反。牛人之所以牛,就是因为他们能够和直觉,和本能相对抗。

第一性原理:用物理学的角度看待世界的方法,一层层剥开事物的表象,看到里面的本质,然后再从本质一层层往上走;这不是“比较思维”——我们在生活中总是倾向于比较,别人已经做过了或者正在做这件事情,我们就也去做。

Elong Musk: 电池就是一些金属的组合,我们就有可能把电池的价格无限逼近这些金属本身的价格。火箭的原料成本只占总成本的2%,其他的成本都是可以优化的。他打算把现在火箭的制造成本降到只有现在的10%。

就是让我们把目光从那些别人做的事上挪开,不管做什么选择,都以最根本的那个原则为参照点,不断用那个参照的为自己纠偏。

除了最根本的那个原理和目标,其他的参照点为什么会出问题?存量中有很多不合理、低效率、甚至荒唐的东西。

例子:二战英国空军,战斗机的皮革座椅用骆驼的粪来擦洗保养。以前英军沙漠作战,皮具是牛皮,骆驼闻着不舒服,所以…

罗辑思维改版,做精品内容和知识服务,尊重用户时间和使用。第一性

阻力:公司内部协作,学习新业务,外部合作,用户不习惯。顾忌这些就是’比较思维‘

远方的路和手中的方向盘

老喻:你的成就=核心算法x大量重复动作²。第一性原理x重复地、笨笨地坚持²

google 街景地图、雅昌印刷 布达拉宫壁画的拍摄

巴菲特:投资就是滚雪球;足够长的坡和足够多的湿雪。

何为“押上全部”——《通往》W28

第四周里,我们提到一个绝大多数人终身背负的枷锁:“追求百分之百的安全感”

未来的最重要属性之一就是“部分不可知”。

追求安全感(目光放在表层)vs 最求安全(理性分析,深入了解事物的本质)

筹码越少的人,越容易“拼命”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这是对“小概率事件”最朴素的感知。

墨菲定律

凡事只要有可能出错,就一定会出错。

有个著名的公式,“凯利判据”(Kelly Criterion),对于“赢了有收益,输了损失全部下注”的赌局,计算最优单次下注比:

f=[p(b+a)-a]/b

f是合理下注占比;a单次下注金额; b是每次下注a之后若是赢了的话能拿回的净利;p是赢的概率

永远不要押上全部

如何尽量提高自己的胜算? “提高自己的思考质量”

[一般70%概率胜的下注是40%的量,70%x2-1;但我决得还应该再保守点,主要投资标的应该都在70%以上,下注占比不超20%]

“先发优势”并不如此重要——《通往》W27

要是早知道就好了!

钱是有利息的

知识也和钱一样能产生“利息”,同样也可以产生“负利息”。当脑子里的概念不够清楚,甚至是错误的时候,你的知识体系就已经开始产生相应的“负利息”了。

比特币的一路涨跌,就伴随着很多人的叹息恨晚。

认清自己的能力,知道哪些机会可以把握,哪些机会重来一次也不属于自己,这样才会避免不必要的懊恼和自责。

2010年,比特币历史上第一次事物交易完成,一个哥们用25,000个比特币买了一张皮萨饼!后来,从来没听说那个收了两万五千个比特币的兄弟的消息,估计他也是没留住?

我也是莫名其妙相信了这个机会,也没研究透,确实是边买边研究,在其后的若干年,一直到现在都在研究,而且总有不算彻底明白的地方。 那时候, 我恰如其分地“富”,才抓到这个机会。多数有钱人看不上,因为比特币2017年1月份的总市值依然连个“小盘股”都算不上。最大的幸运,是在2011年随后的几年里,我个人一直在成长,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成长,“那实在是太大的变化”出现的时候,我才有能力“Hold”得住。

“早”本身,根本不是核心价值,我们要的是“长期增长”,是“长期年化复合增长率”。

在回顾历史的时候,一切都是确定的,所以对那些没有能力展望未来的人来说,幻觉“自然”产生:如果我那么做,我一定会有这样的结果!事实很残酷:实际上,即便他们曾经有机会那么做了,后面的结果很可能依然不会出现。

在展望未来的时候,没有任何事情是“理所当然”的,总是有哪怕一丝丝的不确定,都可能以几何级数的量级放大恐惧的效果——并且,还有另外一个因素,那就是每个判断和决策所涉及到的金额。斯诺克选手们,在家里连续的时候随随便便就能打出满贯分数,到了比赛16强之后,很少有选手能打出满贯了。高额的奖金、巨大的荣誉,形成了无形的巨大压力(too much at stake)

同样在投资领域,作为投资者,一切“自以为是的自高自大”都不过是“还没走到那个地步”而已,绝大多数到时候就明白自己究竟有多差多弱了。【It’s not supposed to be easy. Anyone who finds it to be easy is stupid. 走钢丝的难度取决于离地面的高度】

“早”有时候是也个优势,但也可能是弱势,还有后发优势。更重要的是:做正确的事情。

3%的风险投资机构夺取了整个行业95%的回报。等facebook上市了买,也还来得及。【就是要有知识认识这个机会。】

“早”不是关键因素,但你也不能永远不出发。

【如果“早”是关键因素,那么一定是一代人不如一代人咯。google不如yahoo?alibaba、腾讯不如sina、sohu、8848? 柯达与数码,IBM与pc,Intel转型】

认识投资里的“贪婪”和“诱惑”——《通往》W26

[也可以用在其他方面,如人生规划、学习、事业计划。]

贪婪就是想要原来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天主教教义里的七宗罪,贪婪是其中之一,其他六个其实都是源自于贪婪;

傲慢:是因为假装(或者假装到相信)自己拥有其实并不属于自己的种种高高在上的权利; 嫉妒:是因为想要自己尚不具备的东西,却发现别人已经有了; 愤怒:是因为自己不具备解决问题的能力,无能则嗔; 怠惰:不想用劳动来交换衣食; 暴食:吃多了,故事物质匮乏,更是罪。 色欲: 过度的,勉强的,都是贪。

很多人的贪婪,来自于无知。并不知道那东西原本并不属于自己。[找到能力圈外了]

一个基本原理:资本金额越大,获取同样收益率的难度越大。

为什么25%以上就基本会在两年内必然崩盘呢?民间借贷一出现高利率的时候,就会产生“资金集结效应”——而大量的资金集结起来之后,需要找到合适的投资项目,到哪里去找能够支撑那么大资金且能够做大年化复合收益率25%以上的项目呢?

我们看看全球范围内顶级投资者的战绩:

巴菲特:Berkshire Hatherway, 截至2007年的43年里,复合年化增长率21.1%;西蒙斯:文艺复兴科技公司,“大奖章”基金,自1988年成立以来,连续30年,平均复合年化回报率高达34%;格林布雷:哥谭基金,在1985-2005年的20年间,复合年化回报率40%

巴菲特其实同时也是一个PR高手(Public Relations),虽然有很多“高级”投资者对巴菲特评价并不高,但巴菲特确实是公众领域影响力最大的。巴菲特给出的“参考标准”绝对是中肯的“

我必须确保买到的是在长期至少获得15%复合年化收益率的股票。

这还是在对行业对企业有深刻研究和认识的前提下——这一点很重要,有知有畏,才能有滋有味。格林布雷有个类比很精彩:

买股票但不知道究竟买了什么,就如同手持火把穿过一个炸药厂,你可能活下来,但是你仍然是个傻子。

复合年化收益率,说明“长期”是最重要的,排第一位,然后再加上“价值”。

诱惑

有价值,或者起码看起来有价值,但不是“长期价值” 。。。。。。

一切不属于“长期价值”的东西,都可以算作是“诱惑”。

一旦你的目标如此,“入眼”的东西就不一样了,能看到的好像是另一个世界。很多在此之前你会不由自主地关注的东西,就好像“突然间彻底消失了一样”,而另外一些东西,就好像“突然冒出来一样”,那感觉很神奇的。

摆脱无知——每天进步一点点,每天更有知一点点。

格雷厄姆:

股市短期是个投票机,长期是个称重机。

何为“预测”——《通往》W25

问题的质量决定答案的质量。

概率论

正是在这些常识上的认知差别,注定了一部分人做的是赌博,而另一部分人做的则是投资。

Binary Option: 股市版的“赌场游戏”,赌短期的涨跌,180%回报,相当于“赌场抽水20%”。所谓的投资者必须做到预测准确率至少超过70%才可能“长期稳定地赚钱”。平均来看,猜5次之后就会输光。

总投注金额≅赌资÷抽水比例X[1+(预测准确率-1/2)]

统计概率知识,大学的基础课程。

“随机漫步假说”(Random walk hypothesis):1863年,法国人,Jules Regnault;1900年,法国数学家Louis Bachelier; 1973年普林斯顿大学,Burton Malkiel 《漫步华尔街》

  1. 短期价格预测是不可能的;
  2. 长期价格预测是很可能的;
  3. 预测时间期限越长,预测难度越低。。。。。

投资者往往:

短期期望过高,长期期望过低。

“赌徒谬误” (Gambler’s Fallacy): 绝大多数赌徒倾向于相信之前的下注结果对当前下注有影响

赌徒之所以是赌徒,其实就是知识欠缺,无力理解和接受概率学上的那个重要概念:独立事件

真正不受“赌徒谬误”影响的人,低于总人口比例的20%。

70%的人根本看不出“如果P发生了,那么就会出现Q;现在Q出现了,那么P一定发生了”的逻辑谬误(Eysenck and Keane, 2000)。

从一开始就要习惯于避开“短期思考”。

知识就是金钱,时间就是力量。

留言: 徐1一:一位科幻作家说“未来已经发生,只是分布尚不均匀。” 华章一梦:《决胜21点》

节俭、吝啬和延迟满足——伯凡

吝啬是一种非理性的节俭,为节俭而节俭,没有意义、没有目的的节俭。它是一种心里癖好、一种情结。 为这种非理性的节俭习惯所控制的人,一方面会在做事的时候出现惊人的浪费,却在某些局部性细节上不遗余力地节省。

华为有句口号:“绝不在非战略性的机会点上消耗战略性资源。”

[绝不在非战略性的投资机会上消耗战略性资源。战略性投资机会:好生意+优秀管理+可预期持续增长+低估值; 非战略性投资机会: 低估值(goldpac)/兼并套利/抓趋势; 战略性资源:注意力、自控力/自律、时间、资本]

《自控力》的作者认为,在一定时间内,一个人的自控力总量是有限的,在小事情消耗太多,在大的事情上反而糊涂了。

推迟满足感,《少有人走的路》,棉花糖实验,社会折现率。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先享受了再说,他们的社会折现率非常的高。

如果你追求伟大,那就别害羞——伯凡日志录

“冒充者综合征(syndrome)”:不是一个单一的症状,而是具有一系列症状的那样一种症候群。

遇到难得的机会或收获时,常常会怀疑自己是否配得上这样的机会、地位或成绩。这是种习惯性的自我挫败。

也有鼓励作用,如发现自己和某位伟人的有一些相同点或连系,如生日,小时候的经历,同一种境遇。

《天路历程》 英国,约翰·班扬,想象性描述一个想获得信仰,完成自己使命的过程当中的种种经历。书中有一个观念:对于一个要获得信仰,完成使命的人来说,害羞是一种恶习,甚至是一种罪恶,必须要抛弃。应该有一种当仁不让、舍我其谁的心态,而不是习惯性地否定、怀疑自己所做的事是否真的有价值。这种习惯性的害羞,习惯性地以别人的眼观来苛求嘲讽自己的心态也是冒充者综合征的某一种症状。(乐于发现别人观点里的漏洞和矛盾之处,这是多数人的心态,希望能在这个过程获得某种快感。这是一种偷懒,没有细致地、全面地了解作者的观点,不愿意去慎思明辨,而以一种抖机灵的方式来显示自己的聪明机智。)

我们常说战胜自己,其中一个很重的方面就是要战胜那个悄悄给我们自己拆台,给自己挖坑的那个自己。只有战胜各种噪音,气定神宁之后,我们才能专注地做事想问题,进入沉浸感的状态。

洛克菲勒说过:我和穷光蛋最大的不同,不在于我是世界首富,他身无分文,我始终觉得我和他们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我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环境多么恶劣,无论别人以一种怎样不友好的方式来看待我,我都能够在5分钟之内沉浸在自己的工作里。而有些人他们在一生的时间当中都没办法拥有我这样的状态,他们用一辈子的时间在追寻,同时也在自我怀疑,那种三心二意的状态伴随着他们的一生,所以他们碌碌无为,最终一无所有。

帮人也得“全力以赴”

“既想帮人又不想付出太多的时间和代价”,这种想法很容易造成思想上的懈怠而考虑不周。本来一个小时就可以完成的事情,结果来回做了4个小时。真是得不偿失!

好的体验是,在过程中,努力认识到,一切都是考验,都是修行。“寒潭渡鹤影”,保持心里的平静,做出当前时点的最佳判断。

记录一下出错的过程:

先是以为很简单,虽会花点时间,但应该不会太多,不大当回事放心上,结果忘了护照;觉得过意不去,就主动回去拿,这里多花了一个小时;这时已经及时地调整了心态,意识到一定要复印件,就在家里把要的都复印了。由于这一耽误,可能朋友来不及赶上附近的JP。我开始把这件事作为自己的事情来分析和办理,一定要办成,就主动要求去更远的、离朋友近的购物中心。不想,路上大雨、堵车;中心没有车位;陌生地找错地方、走时找错停车的点;回来也是堵车、大雨。四小时就这么过去了。要是提早认真准备,应该可以省3小时,而且不用如此劳顿。

我也明白心里上,心理学上由于已经帮了别人一点,为了不使自己先前的努力作废,而不得不花上更大的、不匹配的努力去帮人。但这件事情上,最大的体会是要做就认真做,保持好的心态。

从而想到:花钱搞慈善可能是比赚钱更困难的事情。既要违背经济规律,又要顺从人性,要保证有用的效果,又要兼顾效率。

 

 

 

 

重新认识“条件”——《通往》W24

投资这个活动中,最重要的元素是—?

智慧>时限>金额

投资永远是自己的事情。每个人的起点不同,积累的智慧以及相应的时间观念也不同。过多的比较只会引起不必要的情绪波动。你唯一需要打败的对手,就是昨天的自己。

增长比例,才是更本质的衡量指标。

英语学不好就别学了,直接用吧。投资也是如此。

如果你已经不是一个“入门级投资者”,那我在这里更要提醒你了:

每一个思维漏洞,都最终必然决堤——你的资本越多,决堤效果越惊人。。。。。。

整个《通往财富自由之路》,要做的事情很简单,想办法堵住一个又一个最常见、最普通、最可怕的思维漏洞——甚至从“你还没钱去投资”之时就已经开始这个工作。。。等“机会真的来了”的时候,你配——甚至,你比别人更配得上那个机会。

[能力,心态,机会,财富,都要匹配,这种状态才能持续、稳固。成长最重要!]

智慧>时限>金额

重新认识“机会”——《通往》W23

事实上,总是有足够多的“大机会”就那么“活生生地近在眼前”,所谓的“错过”,最终是大多数人对此“视而不见”的结果。

GAFATA投资: 他们是互联网这个新世界的“房地产巨头公司们”

Google Amazon Facebook Apple Tencent Alibaba

视而不见,睁眼瞎,是人的通病。

面对越大的机会,人们的行动力就越差。

最关键的还是践行。

一个人的分析能力,最终决定了他能拥有多少财富。尤其在这种信息碎片化的时代,能否抓住主要信息,看清事件背后的真正逻辑,是一个人能否抓住机会的重要标准之一。

投资知识的把握,最难的地方在于它实在是“很违背直觉”。

[好像有价值的能力都是违背直觉,违背天性的:价值投资、分析、critical thinking、永春拳。想想也应该如此,如果是符合直觉天性的,那就不要刻意学习了,大家自然就会。价值也就不会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