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性越多,能力就越低

一个人和一家公司一样——
1. 可能性越多,能力就越低。反之,能力越强,可能性就越少。

2. 提高能力,就必须以减少可能性为代价。

3. 提高可能性和创新力,就必须以降低能力或效率为代价。

4. 一个牛人和一家好公司一样,都是在效率和创新之间构建艰难的平衡。

抛去存量(抛去负担),到哪儿寻增量

  1. 假设现在做的生意没了,从头再来,我们会做什么?
  2. 如果我们是身边的朋友,他们会建议我们怎么做呢?

真正的学习并不是像守财奴积攒财富那样积累知识,而是要像磨练自己的赚钱能力那样修炼见微知著、见此知彼的洞察力。

真正重要的只是你忘记了之后还能记住的东西。

何帆 罗辑思维 2016-9-22

聪明人要下笨功夫

聪明人花笨力气,这不是什么励志格言。这是聪明人算计过的。

以“聪明”为竞争工具,门槛再高也有限,难免山外有山。

而“笨力气”这件竞争工具,实质不是“力气”,而是“时间”。

他花过,你没花过,于是就有了一道看不见的鸿沟。

你看不见,但它深不见底。

我为什么不过春节2016-02-08 李笑来

每个人都是出生的时候,都只能是原创。结果,绝大多数人活着活着就一不小心把自己活成了盗版。

一年下来,“法定节假日”大约 115 个。
我觉得“法定”这事儿对我来说没意义,那是制约企业的,又不是制约我个人的。

115 × 20 = 2,300

2,300 × 6 = 13,800

那么,我比大多数人多工作了 13,800 小时。什么“一万小时”理论之类的,不是没道理,但在我这里确实没劲,弱爆了。

2300 ÷ 365 = 6.3

20 ÷ (20 – 6.3) = 1.459

于是,过去的 20 年里,我那 20 年的时间密度是大多数人 20 年的 1.459 倍,凭什么我不多收获一些呢?其实我也一样贪玩的,我也一样偶尔松懈的,只不过,24 小时里,你怎么可能除了睡觉全在松懈?我觉得这也挺难的。

不接受法定节假日,并不意味着说我就不生活了,事实上我很注重生活的质量,我也很乐意在生活中像工作时一样,不断升级概念,不断升级方法论,不断改善生活质量。比如,连烤个羊腿,我都乐于研究一下,总结自己的方法论。

万维钢日课025 | 只要有一小撮人执意玩真的

Nassim Nicholas Taleb - antirigility

Taleb ,我最佩服的,是他的智力勇气(intellectual courage)。不管你是大政府、企业巨头、一本正经的学术机构还说道貌岸然思想家,Taleb总能一针见血地指出你的可笑之处。

Medium.com
The most intolerant wins: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small minority

“Have a skin in the game” vs “吃瓜群众”

市场价格的波动,往往不是因为大多数人的看法变化,而是极少数卖家或者买家意志的体现。

“仁者无敌”?可是历史上往往是”勇者无敌”,是最坚决、最不妥协的人无敌。

(哥德尔)如果有个政党禁止言论自由,那么美国宪法是否也要保护这个政党的言论自由?

一个宽容社会,是否也应该宽容那些不宽容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亚历山大大帝说由狮子率领的羊,远胜由羊率领的狮子。

因为我辞职写作,你花钱阅读,咱们都have a skin in the game。

好公司,烂公司,三步对照 – 冯仑

1.能用一句好说清楚,让人能看懂:可口可乐、吉列、麦当劳 vs 安然;
世间万物,复杂的东西特别好看,但它华丽的背后往往是荒唐和陷阱

2. 有产品在连续销售;
经营性现金流是唯一属于自己的健康的血液;资本性和融资性的现金流是暂时维持生命的

3.公司老板经理和什么人混在一起
和政府官员,那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和银行人员上酒楼桑拿,一定是却资金;如果普通员工就搞定银行事物,银行方面也是安规接洽,公事公办,那这家公司一定是财务健康,运行良好。
如果往国内外同行哪里跑、往市场跑,身边多是各路大佬,说明公司中规中矩,离行业先进不远了。

硅谷投资人说,判断一家公司好坏,只要持续监控人才流向就可以了。一大堆聪明人,基于自身利益做出的细碎判断,一旦汇总起来,就是市场的总体判断。

王烁

大拇指定律说,市场 95% 的时候是正常的。可是,剩下那不正常的 5% 却是最关键的。

预测未来的天气是不大可能,但为雨天备伞这件事却没有那么难。别预测,做准备。

这里正是你最大的优势所在:准备有其成本,市场疯狂的时候你不跟着疯,即使短期内可能会付出代价,个人也比机构更能承受这代价。
几乎每十年就有一场泡沫及其破灭带来的危机。如果你的投资从 20 岁持续到 70 岁,那么平均会经历五次泡沫、五场危机。

真正可怕的是你投资生涯经历的那最后一轮泡沫 — 危机事件。好比你与市场重复博弈,每轮都合作,麻痹你,养肥你,最后与你摊牌,你一把赔光,再没有下一次机会。

越到人生暮年,越不能参与泡沫。你永远不能放弃警惕,不能放弃思考,不能放弃决断,哪怕指数化再平衡组合长期投资这个策略帮助了你一辈子,也要做好及时抽身的准备。

爱因斯坦说,要简单,但不要太简单。

大卫·斯文森( David Swenson )的《非常成功:个人投资的根本之道》( Unconventional Success: A Fundamental Approach to Personal Investment )。

斯文森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托宾的学生。他长期主持耶鲁校产基金,以远低于市场水平的薪酬,获得远高于市场水平的长期收益,并改变了美国大学校产基金的投资风格,影响极大。

这本书是斯文森特地写给散户的,核心告诫就这一句话:非专业投资者参与市场的惟一办法,是跨产品跨地域的多元化指数组合长期投资。

同时,他在书中梳理了各主要资产类别的长期收益率、波动率,资产特点,方便投资者根据自己的期望作出相应的组合。

如果关于投资只读一本书,那就读这本。

Yum spin off Yum China,

Before the spinoff, it sold shares to Chinese investment firm Primavera Capital and an affiliate of 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N) who will buy a stake in Yum China for $460 million as Yum prepares to spin off the business. Primavera will invest $410 million, while Ant Financial, which runs Alibaba’s Alipay mobile payments platform, will put in $50 million.

The investors will receive warrants to buy an additional 4 percent stake in Yum China in two tranches at valuations of $12 billion and $15 billion, the company said on Friday.

Yum, still the largest fast-food chain in China, has also been losing ground to McDonald’s Corp (MCD.N).

The spinoff is expected on Oct. 31, with Yum China to begin trading on the New York Stock Exchange a day later, the company said on Fri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