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喜欢鼓励”平等”

二战中英王乔治六世对丘吉尔说:”既然希特勒都害怕你,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支持你呢?“借用一下,既然魔鬼都鼓励人们追求”平等”概念,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躲避“平等”呢?

“平等”是个太正确太高大上的概念,人们一遇到她,脑子里就会有鲜快明亮的感觉,完全不顾里面的具体含义。平等一部分是物理性,一样大,一样高,一样多,大家都一样,绝对的;还有一部分是相对的,我们可以称为公平,大家公认的平等状态,是基于一定的社会文化道德之上的社会性。在不同的时代文化之下,公平的尺度会有很大的差别。

绝对的平等在社会范畴里很难用,怎么才能使你和我一样呢?基因、出身、地域、教育、工作、成就、贡献、薪酬,这些能一样吗?即使是在60亿人中随便挑,也找不出两个绝对“平等”的个体。“均贫富”“同一起跑线”都是些魔鬼散发的包着彩色糖衣的毒药。越无知越容易受到诱惑。“一人一票”的民主投票也不是什么好制度,弊端太多。

同时我们是追求公平的,我们都在努力打造一个公正平等的社会,每每新闻上看到不公平的社会现象会愤愤不平。在古代中国乡土社会,乡里乡亲大家都是亲戚熟人,有什么纠纷大家商量商量就过去了。实在不行就召集村民开个会,由村里的族长出来说句话讲个道理,也就解决了。这不一定很正确,但至少是多数人都愿意接受的,那这对他们来说就是公平了。现代社会的陌生人协作要求我们有更宽泛的公平尺度。我们依靠法律、法官、陪审团、媒体这些工具来维护特定时代、特定文化里的公平。

躲避“绝对的平等”和追求社会公平并不矛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