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invest rules 李笑来

财富自由 李笑来

你需要理解什么是“财富自由”,像理解吃饭睡觉一样地透彻财富自由 定义 出售时间

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赚够了钱

把大脑洗干净 无头苍蝇式的飞行

我要变得很牛逼!——至于怎样才算是“牛逼”,接着问下去一定卡壳。

为什么总是无法靠它更近,那就是因为,你还在做无头苍蝇式的飞行,因为你连你要的究竟是什么都不知道……

语言学家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脑子里没有一个概念的话,我们的脑子就倾向于不去想那个事情;如果一个民族的语言里空缺某个概念,那么整个民族就倾向于从未想过那个事情。
没错,语言对人就是有如此强大的反向塑造能力。比如绝大多数欧美国家的人不可能想到“我上火了”,因为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上火”这个概念,你顶多可以拿他们已知的“发炎”这个概念去跟他们解释。
如果脑子里的一个概念不准确、或者没有准确、正确的定义,那么我们必然没办法准确、正确地继续思考下去。进而产生的连锁反应是,因为定义不准确,所以思考范围模糊,选择依据缺失,进而行动错误……进而影响整个生活。

找到它的定义
如果你真的“想要”财富自由,那么你就需要理解财富自由,像海洋理解河流一样,直到你将这个概念理解得如吃饭睡觉一样透彻之后,你才有了可以加速向它靠近的前提。

直到有一天,我找到了能真正影响行动的关键,我们要的自由,最根本不是财富,财富只是工具,我们要的自由,本质是时间的自主权。所以我自己重新把财富自由的定义提炼为:
财富自由,指的是某个人再也不用为了满足生活必需而出售自己的时间了。 
够简洁、准确、正确,而且有指导意义。

财富自由不是终点
千万不要误以为财富自由是个终点。
当你这样想的时候,那你基本上就没希望获得财富自由了。
因为你的脑子里会因此产生太多乱七八糟的想法,你的价值观会产生极大的扭曲,那时你的每一个选择,都因为错误地认为某个其实并不重要的东西更重要而扭曲。
可惜的是,大部分人对于财富自由的理解程度仅为:
等我赚够了钱,我就天天…
而且这种想法之普遍,简直可以用可怕来形容。
让我们仔细想想这种想法到底可以有多危险。
比如你说,“等我赚够了钱,我就天天打游戏”,这时的你已经把“打游戏”理解成了一件价值很高的事情,甚至高到“那是要在财富自由之后才能天天做的事情”。这有什么害处呢?害处是,手中正在做的事,相对来说就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所谓没有诗与远方的对比,就没有眼前的苟且。你会觉得眼前的事和天天打游戏相比变得不再重要,甚至价值低等,进而,你对正在做一件价值低等的事情的自己也产生了厌恶的感觉……
你做的事情终将成为你生命中的一部分,而这种念头实际上每分每秒都在把你的生命变得令人生厌,让你觉得你的生命每分每秒都散发着恶臭。
更为关键的是,若是你有这样的念头,那么你将完全不会静下心来做那些真正能让你获得财富自由的事情。
4

把大脑洗干净
仔细观察,很多人的生活是非常可悲的,到最后他们会真诚地表达自己的感受:“是因为死不了才活着呢……”我见过这种人,知道其实完全没有谁可以帮上他们,他们自找的——任凭产生厌恶情绪的错误念头占领自己的大脑。
我之所以花了一半的篇幅来介绍“知道一个东西最清晰、准确、正确的定义”的重要性,就是因为,在锤炼这个定义的过程中,你会像洗手洗澡一样,让自己的大脑变得清洁。你会在这个过程里剔除他人的错误观念带来的污染,也会剔除自己不好的思维习惯。我愿意把这个过程称之为“洗脑”,它是个人卫生里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可比洗手洗澡重要多了!
清晰且正确的概念是一切思考的基石。而衡量一个人是否聪明,几乎可以凝炼这两个条件:有没有足够多清晰、准确、正确的概念;概念之间有没有清晰、准确、正确的联系。靠着主动给自己清洗大脑,人是可以变得更聪明的。
仅仅一两百年前,绝大多数法国人就是尽量不洗澡,因为他们认为洗澡会使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虚弱。他们天天吃牛肉和土豆,所以身上有很大的腥膻的味道,又不洗澡……那味道,简直不能想象。于是法国人发明了香水,可掺杂着不洗澡的腥膻味的香水味……不能想了,实在想不出他们是怎么活过来的。
所以在脑子变脏了之后,不应该用额外的掩饰去改掉既有的污染,最根本的解决办法,是用简练有效的概念训练自己,把脑子洗干净。

知乎上有一个著名的问答——

问:为什么心灵鸡汤没有用?

答:因为没给勺子。

李笑来的订阅专栏,容易被误解为鸡汤,但是真给了勺子——

1. 认清时间和注意力的价值。

2. 锤炼基础概念。

3. 理解财富积累的基本规律。
怎样让自己能“挣钱”? 李笑来的回答是,让你自己更“值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