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军:读《哈佛中国史》

读书只是学习的一个方面,此外,还有上课:MOOC、Coursera,直接到大学听课,找专业人士一对一讲解。

上课之外,主要靠阅读。杂志、报纸、书籍;Barron’s、The Atlantic、Foreign Policy、Harvard Business Review、斯坦福MIT和约翰霍普金斯的科技报道。

纯学术类:IEEE、Nature、Science、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s、The World Economy、National Institute Economic Review

读杂志比读书有三个明显的好处:1、内容新、观点全面;2、相对客观、3、网状知识

《哈》:费正清:日本,接受产生先进技术的社会政治制度;中国则是中体西用
伊懋可:晚清时中国达到农耕文明的最高效率,换一个体制成本太大;20世纪后期,中国的传统文化没有太大改变,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维护旧的体制成本太高,还是采用新的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