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model

人生是一场艰难的平衡

很多中国人都不太理解孔夫子给我们留下的“中庸”两个字的真实含义,一位中庸不过就是和稀泥、骑墙、不讲原则,至少不像励志大师们教我们的那样,追求什么极致的人生。其实人生哪有什么极致,人生不过就是在两种可能的极端选择之间找一条现实选择,是追寻两道之间的一条细如发丝的黄金通道。就像开车的时候,你会发现开车人的手永远是微微抖动,在两端之间寻找中间那个非常艰难的平衡,车才能够走得直。今天给你看一篇清代人写的小文章,乍看起来很庸俗,细品之下回味无穷。人生是一场艰难的平衡

清代学者李密庵《半半歌》

看破浮生过半,半之受用无边。

半中岁月尽悠闲,半里乾坤宽展。

半廓半乡村舍,半山半水田园。

半耕半闱半经尘,半土半民姻眷。

半雅半粗器具,半华半实庭轩。

衾裳半素半轻鲜,肴馔半丰半俭。

童仆半能半拙,妻儿半朴半贤。

心情半佛半神仙,姓字半藏半显。

一半还之天地,让将一半人间。

半思后代与沧田,半想阎罗怎见。

酒饮半酣正好,花开半吐偏妍。

帆张半扇免翻颠,马放半缰稳便。

半少却饶滋味,半多反厌纠缠。

百年苦乐半相参,会占便宜只半。

其中,罗胖最喜欢的一句诗:”半思后代与沧田,半想阎罗怎见。”人生最难掌握的平衡,就是怎样——既给现实的生活留点余地,也给身后的世界留点美好。

Leave a Reply